第二十章:家人(1 / 2)

妖怪猎人 可乐汽水 5007 字 3个月前

没有眼泪的女孩

碧甃沉

夫君个个要强扑

“一切都是我!不管是现在!这七年之间!你早就想要离开我了,对吧!你都在忍耐,是吧!那你就尽管发泄、发狂吧!要打我!揍我!或是咬我,尽管来吧!”

所以,如果自己当时没有那么做,憧那这些日子想必能过得更好、更自在,拮据与节省总是不在话下,而且是非得养成的习惯。

“这几天只是做到供血的职责,其实也是想给我自己一个台阶下!不管你有没有喝!你没喝更好!刚好趁着这次机会,能让高层重新审视我和你的关系!但是——到头来,我还是后悔了……”

不知是不是血流不止,雾刃感到有些头晕目眩,可是这样是不够的,憧那还没回来,只要她还没回来,那自己这一趟的作为就没有意义。

“我不能没有你!我不想再失去家人了——憧那————!”

明知没有多余的力气浪费了,雾刃死命抓住憧那的双手,依然没有放开的迹象,只因为憧那不只是他灵异组合的搭档,更是他现在唯一的“家人”!

“……雾刃……”

“憧那?”

是不是听见了憧那的声音?这点雾刃不敢保证,不过既然声音都出来了……

“……对不起……又给你添麻烦了。”

----

“痛!小力一点啦!”

这里是香虹医院外的残障走道,当憧那的事情一搞定,第一件事果然是处理伤口了。

多亏这个小混蛋,雾刃身上满是爪痕、咬伤,一身狼狈,苍白的形象乍看还以为是摩拉克斯的同伙咧。

“说什么小力点,雾刃,是个男人就不能喊痛!”

负责包扎的山寨护士,包扎的过程中,不忘故意刺激雾刃的要害。这么做绝不是想唤醒雾刃身为男人的尊严。

“是你咬的吧!都是你害的!快做啦。”

雾刃实在受不了,但也没有心力和憧那计较了。

“雾刃,这可是你说的喔。我都铭记在心了喔。”

“搞什么,所以你早就恢复意识,在等我说完?”

真是这样,事件解决咱们就走着瞧。

“也不尽然啦。不过——这里我要和你坦白,神无家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,对于雾刃只想尽到学生的身分,我一点都不觉得有压力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“搞什么啊?”

换作雾刃,每天都要做家事,早就受不了了。

当两个人吵了一架,往后的日子要想和平相处,有多么困难,至今雾刃从未正式体会。

身边能够让他起争执的对象也就只有憧那与未末,其他的人都称不上有关系的人物,说得明白点他们就是游戏中的路人甲乙丙。

不能忍受雾刃个性的人,要离开就尽管离开,他都是用这种态度俯瞰世人,所以这份疙瘩感,他是第一次拥有。

但原来和好——其实比读书还容易啊。

“因为我是雾刃的家人嘛。”

“就只有这种时候,你才笑得出来。”

当雾刃的伤口都被纱布与药水盖过去后,他终于可以好好换上新的一套衣服了。之前那一件很可悲地只能扔进垃圾桶,连回收的最低门坎都达不成。

“雾刃……你说我在外活动的时限只到早上九点,是这样吗?”

比起对世间的不舍,憧那脸上更多的是谴责。她无法得知自己发狂时干过哪些坏事,只能让雾刃逐一对她说明。

“要是你不安分点,恐怕还会变成高层的敌人,被放逐成野生妖怪,到时就等于是和整个美索市为敌了。”

“……”